首页 -> 员工天地

面窝儿
发布者:谭莉 来源:芭蕉管理所 发布时间:2020-10-10 15:20:11 阅读:128次

踩着从堂屋搬来的小板凳,蹑手蹑脚地爬上灶台,一手撑住台面,一手伸向一盘热气腾腾的面窝儿,捡一个大的咬开来,左顾右盼没有人,赶紧塞进嘴里,一种酥脆咸香的美味瞬间充盈全身。

那时候的我才两三岁吧,小小的个子还没有灶台高,步履蹒跚的爬上外婆家的灶台,有滋有味地吃起了面窝儿。那是我童年关于美味的初印象,那种余味至今还停留在我的舌尖:酥脆、软糯、咸香、温暖……像是人生中一次奇妙的礼赠,又像年幼的我和外婆之间一次不用言说的心谈。

小时候,父母工作忙碌无暇带我,我幼年的记忆片段中满是外婆的身影。晴好的天里,外婆打完猪草,就会在厨房里开始张罗一天的饭菜,印象最深的就是那三尺灶台上的炸面窝儿、酥肉和油粑粑。外婆伸手拿上一个面窝儿提子,在底部铺一层奶白的米浆,中间放上土豆丝、猪肉、辣椒面、葱花做馅儿,面上再盖上米浆,放在锅里咕嘟咕嘟炸上几分钟,拿出来在锅沿上轻轻磕上两三下,继续在油锅里炸至两面金黄,捞出来沥干油,咬一口喷喷香!

小时候的我还不至于无辣不欢的重口味,外婆总是特地给我炸几个不放辣椒的,笑着看我一边喊烫一边啃得不亦乐乎。后来的日子里,我不在外婆身边长大,每年过年到外婆家去,她总是兴致很好地炸出一箩筐的面窝儿,一炸就是一个下半天,儿孙们都围在旁边不时的抓一个捧着吃,那酥脆、软糯的面窝儿直到现在依旧是我心中不可替代的美味。

外婆是隐忍不争的旧式女子,识不得笔墨书香,看不来繁华世界,她一生未出过远门,一辈子都绕着那三尺灶台转,把自己的全部精力和一腔热情都交付给了柴米油盐,简单至极,质朴至极。犹记得我爬上小板凳偷偷吃了一个面窝儿,外婆便推门进来,一把从灶台上抱起我,蹭着我的脸问道:“好吃不?”我有些不好意思地点点头。外婆就笑着用她宽宽的手掌抓了几个面窝儿,一边抓一边说:“喜欢吃就好,多吃点儿。”在夕阳的光晕中,幸福满足的微笑像藤蔓一样,一点一点爬上外婆的脸。

不知不觉间,我长大了。外婆也渐渐老去,眼睛花了,腿脚不利索了,也拿不动锅铲,她像极了一位迟暮的将军,再也守不住她的三尺城墙。时光流逝,新老相替,是一件多么令人感慨而又无奈的事情。

    我时常想起面窝儿,还有外婆脸上幸福的亮光。那些美好的时光就这样一去不返了,有多让你怀念,就有多让你感伤。面对人生的规律,我们常常束手无策,只能站在时光的河流边,默默目送它远去,任由岁月磨蚀我们内心的波澜。而那些留在舌尖唇际的滋味,曾经那么稀松平常,现在又那样令人怀念,流淌在我们的血液里,浸润到我们的生活中,成为我们一路向前的强大能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