母爱如虹

编辑日期:2020-05-10 09:40  来源:晓关管理所  作者:李欢
  微风轻浅,槐花的清香在空气中浮动,风草萋萋,蜂蝶起舞,五月飞花,又是一年母亲节。

  记得小时候每到这个日子老师都会布置一篇作文叫做《给妈妈的一封信》,每当这时我就会绞尽脑汁想办法把文章写得感人,总写一些辟如下雨背我上学等等的精选作文中的“经典桥段”。然而长大后我却极少的提笔写我的母亲,除非必要的时候会在文章中“客串”,并非她在我的人生中不曾使我有多感动。相反,是我太害怕自己的文字太浅,盛不下那比千山万水还要沉的恩,描不尽她给我的所有的深入灵魂的感动。

  记忆中的幼年时母亲陪伴我的时间很少,为了改善家里的经济条件,她自我四岁就去了广东打工,所以与她的记忆很少,却犹记得六月的某一天她从集市上买了包子回来哄骗我到姨妈家,说她和爸爸有事,送我去姨妈家找姐姐们玩儿,等天黑了来接我,但她食言了。那晚我哭得稀里哗啦,哭声震天响……后来的很长一段时间,我都固执的搬着一个小板凳儿坐在堂屋里,嘴里边吃着姨妈给我做的鸡蛋炒饭,一边期盼母亲的到来,然而没有……

  不知为什么,小时候的许多事都被我遗忘了,那段记忆一直安静地躺在我的记忆里。很长一段时间以来,我都把它当作无法抚平的伤口,在感叹岁月艰难的时候又忍不住偷偷地把它拿出来用针刺上一针,没有办法真正愈合……

  直到有一天和母亲聊起家常,说起她第一次出门打工的时候,在大巴车上哭得那叫一个撕心裂肺,车上的人都问她怎么了,她边哭边说舍不得她的孩子,当时我们才那么大,想到我又闹又躁,哥哥年纪还那么小却那么懂事,就心疼。刚出去的时候一天是饭也吃不下,觉也睡不好,一天只想上班、加班,让自己有事可做,不然又要哭又要胡思乱想......那是母亲第一次跟我聊第一次出门打工的感受。那一刻,我突然体会到某天同事说的“比起孩子离不开母亲,母亲更离不开孩子”,回头再想那段时光,果真如此。母亲不在身边的日子,善良的姨妈渐渐充当起了母亲的角色,我也在他们的照顾下重新活泼开朗、没心没肺起来,我的童年时光一样充满幸福与快乐。然而大人们却从来不会抹去那段难忘的记忆,他们会不停的在艰难的日子里回味骨肉别离的痛苦滋味,思念泛滥成灾,难以释怀。

  记得2008年的冬天风雪特别大,时常压坏电线压倒电线杆,家里经常没电,蜡烛成了日常照明用具。一晚半夜时分下起了冻雨,噼里啪啦地打碎了屋顶的瓦片,冰冷的雪水浸透木制的楼板滴落到被子上。迷迷糊糊中,看见母亲已经拿着蜡烛踉踉跄跄地摸索着往外走,把盆一个一个的放在漏水的地方,放好后又慢慢回到床边,在我身上摸索着查看我是否被打湿,又将半梦半醒的我搂紧在怀里,就这样我蜷缩在母亲温暖的怀里,耳边伴着雪水激打盆底的冰冷的声音甜甜睡去,却忘了问母亲是否觉得冷,睡得是否安稳。第二天早上起床,母亲已经给要上学的我做好了早餐,我端着碗从屋里出来叫她,她正披着一块透明的塑料在屋顶修补砸坏的瓦片。她就那样蹲在房顶,徒手拨开厚厚的雪,或用手擦去划过脸颊的冰冷的雨水,或将通红的双手拿到嘴边哈口气再继续修补。修好一块地方后又小心翼翼的挪动到另一处,屋顶上她的脚在微微颤抖,屋檐下我的心也在微微颤抖…

  时光如梭,原谅我已记不得她年轻时的面庞,却清晰的记得她割猪草时令人眼花缭乱的手速,瘦小的肩膀背起冒筐的稻谷时咬紧牙关的神情,在黄土地里慢慢挺起腰背捶打腰部的咚咚响声......
岁月的印记深深浅浅,母亲给我的所有在岁月里浅唱低吟,那是一首饱含温情的生命之歌。买一束康乃馨送给我亲爱的母亲,于康乃馨温情的清香中致敬岁月匆匆,唯母爱如虹。